亚博下注网址

焦洪昌:听邹瑜老部长讲全民普法那些事儿

2022年04月19日 来源: 作者:

作者:焦洪昌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

2022年3月10日下午。应邀参加了一个普法寻根座谈会,地点在西城区木樨地北里,印象离公安大学不远。没想到。一个本来很平常的会议,却让我收获了惊喜。

102岁的邹瑜老部长来了

焦洪昌:听邹瑜老部长讲全民普法那些事儿138.jpg

下午4点半左右,司法部老部长邹瑜先生,来到了会场,在老伴梁阿姨陪同下。

他老人家戴灰色礼帽,但眼睛炯炯有神,穿紫色衬衣,着一套黑地白条纹西装,动作迟缓。庞秘书小心翼翼地搀扶老首长坐下,然后向大家作了介绍。他说、邹部长今年102岁了。会朋友,慢运动,每天写大字,身体健康,只是耳朵有点背,赏奇石,神清气爽,跟他说话得慢点。

我挨着老人家坐下,比划着跟他说、我是中国政法大学1983届毕业生,校长是刘复之,同年留校任教,在宪法教研室。他说、我是1984年底接任法大校长,直到1988年6月,咱俩应该是同事。我说我是您的小兵,每年给本科生上课,已经38年了,一直坚守在法大。今年是法大创办70周年,期待您大驾光临,学校将举行庆祝活动。他说、乐意前往,看看疫情和身体状况,如果允许。

我跟梁阿姨说,您侄女梁丰,1984年毕业,在宪法教研室,一起活动,非常融洽,我们一起上课,从北大分到法大。梁阿姨说,梁丰那时常到家里来,之后和她先生去了香港,从事律师业务,一晃三十多年啦!

邹瑜老部长一生最难忘的事儿

焦洪昌:听邹瑜老部长讲全民普法那些事儿588.jpg

邹瑜

邹老是广西博白人。一生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。不过乡音浓重。交流起来有困难,再加上耳背。我就通过纸和笔,向他求证,“您这一辈子,最难忘的是什么?”

他想了想说,应该是全民普法。记得1980年。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真同志派我们去调研人民公社法。在基层走访时。根本没有必要制定这部法律,我们发现。调研中还发现、比如民间借钱拖着不还怎么办、悔婚不退彩礼怎么办、死后继承闹出纠纷怎么办,都需要法律来调整,老百姓对法律知识非常渴望,等等。但是,平民百姓没有获得法律知识的渠道。1983年我当司法部长后,就主动下去调研。第一站去了辽宁本溪,我和市民一起听法制讲座,收集相关法制素材。回来后。在全体人民中普及法律常识,我向彭真副委员长建议,国家能否花五年左右时间。同时、向他汇报反映了这一情况,我也给胡耀邦总书记写了信。

中央很快采纳了这个建议,后来就有了“一五”到“八五”的全民普法。普法得有个抓手,怎么办呢?

邹老回忆、成为全民的表率,我主推法学家进中南海,让中央领导带头学法。孙国华、张晋藩、江平三位教授,是我熟悉的先生,我就向中央推荐了他们。当时国际斗争激烈、法律纠纷不断,有关方面还推荐了外交部条法司的王厚立司长。

焦洪昌:听邹瑜老部长讲全民普法那些事儿1101.jpg

孙国华

给中央领导讲课、更是压力,既是荣誉。孙国华老师曾回忆,原定题目是《马克思主义关于法的作用》,当年他还是副教授。后来。就改成了《对于法的性能和作用的几点认识》,且这个题目太大,觉着中央领导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很高。

法学专家走进中南海

1986年7月3日上午9点。孙老师在邹瑜部长的陪同下,走进了中南海小礼堂。此次讲座由胡启立同志主持,胡耀邦总书记等分坐两旁。孙老师说,并说:“先生应当坐在主座上”,耀邦同志坚持让我坐在中间。

在讲座过程中、还不时插话,我都一一做了回答,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,领导们都做了笔记。我认为,“法”是理与力的结合、力是必须的,理是基本的。

课后,三菜一汤,温家宝、王兆国、邹瑜等留我吃饭,每人一份。

焦洪昌:听邹瑜老部长讲全民普法那些事儿1419.jpg

张晋藩

张晋藩老师回忆,当年我讲的题目是《谈谈中国法制史的借鉴问题》。因为领导们想听中国历史上的法治故事,所以拟了这个题目。

1986年8月28日。我穿件蓝衬衫,天气很热,来到中南海,在邹瑜部长的陪同下。参加听讲的人挺多,后来得知来了157人。

我重点讲了盛世与法治、改制与更法、礼乐与刑政、制法与治吏等四个问题。为增强说服力,我举了一些例子,比如“戴胄犯颜执法”。李世民因戴胄忠诚廉洁公正,任命他为大理寺卿。贞观元年正月,朝廷开始选拔人才,一些人乘机对自己资历进行造假。

李世民下令让他们自首,否则一经查出就判死刑。不久有人造假被告发,李世民欲杀他。戴胄上奏,依法应判此人流放。李世民很愤怒,“你想守法而令我失信吗”?戴胄申明、陛下说话是一时喜怒,正是忍小愤而保大信,而是交大理寺来审理,您不直接杀他,法律则是国家信用。

李世民终于醒悟、李鹏问我,说我执法有失,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?!课间休息时,没有杀,太宗最后到底杀没杀这个人,我告诉他,您加以纠正。

王厚立司长早年毕业于东吴大学法学院。父亲是前清举人,后弃官从教,布衣蔬食终生。他参加过1954年宪法和人民法院组织法的起草工作,还做过驻利比亚大使,也处理过中日“光华寮”事件,参与过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。国内、涉外法律经验都很丰富,他给中央领导讲的题目是《外交斗争与国际法》。不过,讲课的细节至今没有报道或回忆。

当老师与当记者相仿,有时喜欢创根问底。遇到这个难得的机会,我接着请教邹老,社会上怎么评价全民普法?

邹瑜老部长显得有些激动,讲法治中国的故事,而是用生动的语言,缓慢地说,不是给广大民众讲高深的法学理论,早前,认为在一个国民素质整体不高的国度,鲜活的事例,有人对这项事业有怀疑,全面普及法律知识是否可能?我认真做了解释,民众喜闻乐见的方式。

邹瑜先生说有两件事特别感动:一是著名学者梁漱溟和张申府、曾给彭真委员长写信,看到全民普法的报道后,称赞全民普法将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法治国家。二是德国司法部长汉斯和美国司法部长米斯来华访问时、异口同声称赞中国的全民普法,是一项伟大的启蒙工程。

把法律交给人民

焦洪昌:听邹瑜老部长讲全民普法那些事儿2313.jpg

在所有识见中,常识最珍贵。因为常识如同真理,越简单越有力量。被称为英国囚徒、美国精神领袖、法国革命者的思想家潘恩,写过一本小书,总共55页、英文称《Common  Sense》、中文叫《常识》。整个世界、整个现代文明,都从中得到了启迪。

美国总统华盛顿说,必须还要装备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,背囊中除了枪支、口粮外,凡属我们军队的士兵,那就是这本《常识》。

一块孤独的石头,坐满天空,把我变成了花朵,没有任何泪水。一位百岁老人,只想把法律交给人民,念兹在兹,面对稀缺的常识。

注:本文来自焦洪昌教授于2022年4月9日在朋友圈发布的文字,转载时我们加了小标题。

相关推荐